春争日,夏争时

春争日,夏争时
春争日,夏争时。在夏粮主产区河北,芒种以来,麦收火热推进。今年“三夏”,河北省组织和调度小麦联合收割机、拖拉机、夏玉米播种机、秸秆还田机等200万台农业机械投入作业,确保小麦颗粒归仓。夏收会战时,忙的不只是农机手,还有比农机手更了解农机的农机专家,比如刘斐。陪伴麦客为农机手发放“大礼包”加油站每升给农机手优惠2毛钱刘斐是河北省邢台市南和区农业农村局的农机专家。早上7点,他的第一个工作电话打给负责物资调配的同事,说的是“大礼包”的事儿。“大礼包”是送给农机手们的,里面除了消毒液、口罩等防疫用品,还有一张不到半平方米大的地图——南和区的麦收分布图,上面标注了每个乡的地块分布、加油站的位置、跨区服务站点的位置以及乡镇和农机部门工作人员的联系方式。送礼包的地点是农机必经路线上的5个接待服务站。刘斐当天的第一个目的地就是位于高速口的农机接待服务站。载着农机的货车正通过大型收割机绿色通道下高速眼看着一辆拉着农机的货车下了高速,测温扫码、登记信息、采集核酸,这些工作服务站里一天要进行七八十次。“核酸做了吧?我给你发一个大礼包。我是刘斐,有问题跟我联系。”农机手翻看着礼包里的消毒液、矿泉水、口罩,表达着谢意,在刘斐眼里,一切值得。这是刘斐参加工作以来连续第13年参与夏收,哪些事情重要,他再清楚不过。“加油站我们也会去谈优惠,有几个站点谈下来了,每升能给农机手优惠2毛钱。”刘斐正给农机手发放爱心礼包帮农户和农机手解决矛盾每年“三夏”都到麦田指导服务站里的登记册,刘斐看得仔细。上面记录的第一台收割机去了西宋村。刘斐说,这个村都是沙土地,机收难度要大一些。结果,刘斐猜对了“难”,没猜到“为什么难”——到了村里,正碰到有农户和农机手吵成一团。刘斐到田边一看,明白了。雇主的麦子长得低,杂草却偏多,而农机手开的是一台新机器,看样子是第一年割麦子的新手。“草太多、麦子太低,影响收割,用力太猛就不行了。”刘斐三言两语说出症结所在,农户和农机手仍然僵持不下,他于是把农户拉到一边做起了工作。“人家是新机子,他今年刚干,经验也不足。一会儿请村支书给你们安排一辆机子,把你的麦子收了。农机手那边,收麦的费用该给人家结算就结算,他从外地过来收割也不容易。”刘斐的方案皆大欢喜。刘斐和农户在麦地里商量收割办法烈日当头,刘斐掏出从家带的面包吃了几口。接下来,他要和在农机合作社工作的同事方尊科碰头,对方正在20分钟车程外的辛庄村进行技术指导。到了村里,刘斐看到已经收割完的麦田里,边角地块留下的麦茬有点高。他急着找到了方尊科:“停顿多的时候一定要速度慢,突然一减速,麦茬就会过高。”俩人共事有七八年了,平时插科打诨不在话下,但每年“三夏”,刘斐都是最严肃的。刘斐正和方尊科交谈召集指导小组强调要领全县小麦保证颗粒归仓今年,按照确保小麦机收平均损失率控制在2%以内的要求,南和区在8个乡镇都派出了“三夏”指导小组,着重做好小麦机收减损和安全指导工作。人手紧张,指导小组的成员并不都精通农机。到了晚上,刘斐把大家召集到一起,强调要领。他管这个叫“小范围练兵”,练完兵,“督导的时候每个人都能懂,都能点到位,能给机手说清楚、讲明白”。收工已是晚上8点,回家路上的刘斐想起在麦田边长大的日子。“小时候15天假期叫麦假,收割自己家一块麦田。现在15天的麦期是全县34万亩在15天里全部收获完毕。”刘斐的声音里听不出疲惫,“今年看长势这么好,肯定是个丰收年。全部机械化作业,全县小麦能保证颗粒归仓,这就是一种踏实。”